八十大坝打你爸

Daybit·Zem·Void女友粉(大概)

是这样的,很多时候比起强弱对比程度很明显的cp,我更喜欢那种双方有着对抗性或平等性的cp(精神肉体至少一方是这样的),所以给咕哒和之后A组里几个御主x咕哒的cp就很好吃,尤其是给咕哒,在给给变成人王的那个时刻,至少在他短暂的成为了人的生命中,这两个人是纯粹的宿敌,纯粹的矛盾,纯粹的命运,就特别fate了。

感觉卡多克是因为和咕哒相近所以有留下来的价值,但是这之后不管是芥还是克里修都……希望到终章喜欢的几个都活着啊,不过感觉不太可能,嗯……

如果按照“令咒的形状和master本性有关”这个方向来考虑的话,卡多克因为靠近普通人所以令咒和咕哒很相似吗…奥菲利亚酱的令咒倒是和克里修的挺像的,整体和旋转对称这点,不过奥菲利亚应该是属于名门高傲的大小姐,然后克里修就…完美主义者?芥雏子的令咒有种妖娆感,是你,虞姬!贝利尔这人pv就能看出来脑子有毛病啦(笑)以及“令咒不对称=精神不稳定”这点考虑多半是疯子那一类(龙之介高呼脱膜塔起),怕不是跟着卑王混的?最后到我好感度很高的大卫…大卫感觉有雷夫的味道啊,表面正常但是其实内里狂气得不行?以及我觉得你配色有点像给给啊,你们什么关系…魔神柱在传承科的小弟吗……不行越脑越喜欢他了,明明到目前为止也就那么几句台词,但是感觉就,非常狠角色了……喜欢😍

非常美味了,截图来自白帮老大爷的op翻译,哇他真的好好看,高桥就😂算了看在大卫被谐星化的份上……

感觉二五仔七人组里面至少有仨会和咕哒建立友情或者友情以上的羁绊关系……奶一口第七章的Daybit是咕哒男朋友吧(瞎奶)
pv里那个仰望着天空到注意到来人(镜头)然后变得充满敌意的眼神……这个真的是戳爆我的性癖啊……

和光呆一起泡温泉,不断感叹着挚友的肉体真棒啊的老爷。
坐在营地的椅子上,一边处理事务一边担忧着光呆的老爷。
躺在爱美丽的怀里,将手伸向光呆说想看你的笑容的老爷。
以及思念着老爷、在墓前静静地待着,直到又有战斗的必要时才离开的光呆。
剧情杀真的是无解……不管是老爷还是穆恩……
但是但是,奥尔光不管♂♀都好吃到爆炸……!
去别的地方产粮好了……

吐黑泥

和外神打?wtf真是笑到爆炸,是不是以后还要去和A总互殴啊?简直惊天笑料好吗,克苏鲁的整体氛围就是神秘与恐惧不可逾越,你们说好的人类皆伟大,爱与勇气的赞歌呢?幸好你们粉丝里面全是些我他妈社保的家伙,不然怕不是要被原典厨按在地上打喔、还有战力系统问题,beast和外神比基本上都不够看的,你们连殴打beast都要做出那么大的牺牲,和外神抬杠要死多少?是不是榨干英灵座?是来搞笑的吗???我真是受够了,你月剧情稀烂的时候我没有说话,你月瞎几把拉郎的时候我没有说话,你月现在开始想要碰克苏鲁、甚至有可能会把自己的战力体系建立在这之上,让英灵们干掉邪神?!先不说我服不服,日本跑团爱好者中就有不少会生气的人吧?真是太小看克苏鲁了……

我永远爱天草四郎时贞.jpg

和贝狄亲亲间的亲切交流。

无止境地战斗吧!(放个开头)

*FGOx恶魔谭雅酱,绝赞毒舌抖S谭咕哒真好啊

*谭雅又被玩弄啦,这次被自家神当做没意思的小玩意随随便便送给隔壁的阿赖耶识了呢

*除了扭曲的个性得到继承外,和幼女战记几乎没什么关系

*漫画没看,读的是小说,因此选用患病英年早逝的说法

*只是脑洞而已


我的人生真是太不幸了。

不,我要对我未经头脑得出的结论作忏悔。真要说的话,这句话既无法概括我的第一第二人生、也不能用来形容这不知为何仍然到来的第三次。

毕竟我的存在之中,被扭曲的是转生的部分,而非存活道路中的种种险恶。不如说只是那种程度的话还稍微好些,战争虽是无可避免之事,但苦中作乐也有那么点意思。

我确实抱有想要活下去的信念。看着我那因恶疾而无法动弹的丑陋身躯,屈辱感将我的心整个包裹了起来。我一边想着,“搞什么啊,就算我毫无信仰心,也不能在我身上发泄私怨吧”,一边敲打着我埋入血肉之中的那冷冰冰的骨头。嗙嗙,发出了这样无机质、令人怜爱的响声,看来已经没有能继续产血的骨髓了。

濒死之时,我仿佛沉入水底,同时因为得以休息而放弃了思考,觉得就这样接受死亡也不错。嗯嗯,就这样吧,反正就算得到了所谓的转生机会,被抹去意志之后的我也不可能还是我了。

然后,我从异世界返回到了我最初的祖国,日本。在那里被授予了藤丸立香这个名字,再度回归人世。

——附注,这次也是女孩子。我并不讨厌女性的身体,除了缺少能展现雄风的雄性生殖器外,我的思想和阅历并不比初世代浅薄,因而并非羸弱无能的普通市民。

但是、但是,为什么还要再次经历大小便失禁这种非人道的耻辱事项!忍不住要向帝国指挥部举报了!…不好意思,是职业病。

扯远了。那已经是我十八年前遇到的伤心事了,不提也罢。

现在的我?啊啊,如果硬要说的话——

“所以我还要当多少次上班族啊。而且这次还是世界级别的过劳死救世主是吗。”

我站在那个巨大的被称为圣杯的魔术炉心前感叹。